官网首页 > 政策指南 > >奇瑞混改最后悬疑
政策指南

奇瑞混改最后悬疑

时间:2019-10-15 13:44作者:admin打印字号: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王迎春 北京报道

突然之间,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控股”)董事长尹同跃的日常行程与一言一行竟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其中,数家资金正屏息凝神,他们全神贯注一切动向,既担忧又期待那最后的结果。

2019年9月2日,奇瑞控股通过长江产权交易所披露增资扩股预公告,这家中国汽车界颇具影响力的国有企业再次拉开混改利益之链。国企混改,其意义何止于拉来几笔长期资金增强了企业实力?复杂而庞大的旧格局将打破,利益生态系统将发生剧烈变动,话语权被重新争夺与转移,进而企业发展动力亦被重新塑造。因而,在混改这条路上,奇瑞控股颇多坎坷。不过管战略的尹同跃显然不肯放弃,事隔一年,奇瑞控股重整旗鼓,重启这一艰难进程。

虽然以倔强生存的韧劲在汽车界打下一片疆土、坐拥近千亿元资产,在新能源等领域的开拓亦显示其前程将繁华似锦,但越垒越高的债务、下滑的利润率以及仍在扩张的庞大产业布局却显示奇瑞控股腾挪的空间亦相当有限。毕竟,奇瑞控股的核心企业——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股份”),已经有两年没有发行债券募集资金了,也有两年没有吸引到新的股东前来增资。

因此,紧张何止于那些正在环伺左右强敌的意向投资人,亦适用于奇瑞现有股东,特别是当前的管理层。(本报道以“奇瑞”指代奇瑞控股及奇瑞股份——编辑注)《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向尹同跃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其本人或其指定负责人的回复。

砸钱抢赛道 债台已然高筑

根据奇瑞控股的官网介绍,这家大型集团公司当前有近5万名员工为它工作。它的微信公众号“奇瑞人”亦常常更新,这些文字平均阅读量在1000次左右,文后极少见留言。这些文字亦包括尹同跃在各种场合的讲话与发声。不过,2018年9月17日尹同跃的一篇讲话竟成为爆款,阅读量10万多次,数千人在评论区留下足迹。这篇讲话名为《尹同跃董事长致全体奇瑞人的一封信》,讲话发布同一天,长江产权交易所发布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增资扩股两则预公告。混改,已不再是说说而已的事情,这家著名国有企业的利益变动,正牵动广大员工与社会各界的心。

剧变来临前,各种议论沸腾,尹同跃用这样的承诺来稳定军心:“我们将尝试建立更有效的员工激励机制,让全体奇瑞员工成为企业发展成果的共同受益者……”

这篇讲话解释了增资扩股的原因:汽车行业的游戏规则已经变了,在新技术影响下,奇瑞必须在下一轮竞争中抢占新赛道,为此进行了一系列布局,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另外企业债务要去杠杆,走增资扩股之路能够降低成本。

2019年9月20日,世界制造业大会在安徽合肥开幕,尹同跃向伊拉克总理等国内外来宾介绍奇瑞当前的科技成果,如无人驾驶汽车、氢燃料电池车等;2019年9月6日,在中德两国领导人见证下,尹同跃与德国一家企业负责人在人民大会堂签下总额5亿欧元的合作备忘录,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生产电动轻型商用车。

以上场景显示,奇瑞依然在往前走。只是当前,这家企业面貌早已不同于詹夏来所代表的“小草房”创业期。据披露,奇瑞控股当前资产总额达904.2亿元,员工4.8万人,产业已不再局限于汽车整车制造,而是扩展至汽车零部件、船舶、商贸、金融、旅游和地产。

为支撑以上六大板块发展,截至2019年6月30日,奇瑞控股已负债超过685亿元,2019年上半年利润由盈转亏,亏损额1.56亿元。

《等深线》记者梳理发现,在整个集团体系内,两家公司——奇瑞股份和奇瑞徽银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徽银”)以发行债券这种直接融资的方式向市场募集过资金。

据iFinD数据显示,奇瑞股份自2010年以来共发行过31笔债券,共募集446亿元。2019年共有3笔债券到期,分别是2019年1月26日、7月28日、8月30日,这3笔债券的还款本金共计25亿元。奇瑞徽银自2016年以来共发行过4笔债券,共募集55亿元。就在奇瑞本次宣布混改的一周后,奇瑞徽银发行了一笔总额10亿元的金融债,今年的双11,这家公司将有15亿元债券本金面临兑付。

在股权融资层面,奇瑞与资本市场打过不少交道,但至今并未结出硕果:

2015年8月18日,证监会批复同意奇瑞徽银赴港上市,后来无果而终,这家企业转战A股市场,于2017年6月16日披露招股说明书,不过,证监会的文件显示奇瑞徽银IPO已于2017年12月终止审核,其中原因并不为外人所知;

2016年5月,奇瑞新能源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借壳海螺型材(000619.SZ),重组简要方案于5月23日披露,至7月13日后者就宣布终止;

2015年10月、2016年1月,奇瑞科技将两家控股子公司都推向了新三板,它们是通和股份(833853.OC)、泓毅股份(835302.OC),不过前者已于今年2月宣布从新三板摘牌,从两家公司上市以来的所有公告看,它们并未进行过资本运作以融得资金;

上一篇:一个电子烟销售的铁血之战
下一篇:没有了